河北中核巖土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中核巖土公司的《軍工故事》
發布日期:2017/1/22 11:37:00

為了大力弘揚軍工精神,推進軍工文化項目建設,由河北省國防科工局組織相關軍工單位撰寫的企業的《軍工故事》出版發行,為社會大眾打開了一扇了解軍工、走進軍工的窗口。

作為老軍工企業的中核巖土公司有限責任公司前身七0九勘察隊成立于1958年,至今已近60年。對于公司這段歷史,來公司時間長、年齡較大的員工應該知道,公司幾十年風風雨雨南征北戰,一路走來不容易,第一次創業凝聚了老一輩無私奉獻的辛勤汗水,第二次創業飽含著新一代開拓進取的苦辣酸甜。

將這個故事與老員工重溫、與新員工分享,一是告誡大家勿忘老軍工不怕困難、嚴謹工作、敢打硬仗的優良傳統,二是提醒大家珍惜之不易的成果、感恩公司給大家提供的機會與舞臺,三是激勵大家為公司的發展再接再厲、奉獻力量。

“與企業同呼吸共命運”,“企業興亡,人人有責”。正是因為這樣的一種主人翁責任感,克服困難大家齊心協力、謀求發展大家群策群力,公司度過了進入市場后一段最艱難的歲月,以昂揚的姿態走到今天。如今,公司的榮辱興衰與我們每一個員工息息相關,“公司是我家,發展靠大家”,大家身上都應肩負一份責任,關心公司、愛護公司、為公司的發展奉獻自己的力量應是我們每一個員工的自覺行為。

國家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的發布實施,為公司在核電領域繼續輝煌提供了更多更大的舞臺。我們有理由、有責任、也要有信心將公司經營得更好、有更好的發展。作為公司的每一個成員,我們要繼承和發揚老軍工的優良傳統、同心同德、開拓進取;要認真履行各自的崗位職責,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盡力做出最大的貢獻;要堅定信心,理解和支持公司的戰略方針、生產經營決策、管理措施,同時積極主動為公司的生存發展獻計獻策。

前進的路上不會總是風平浪靜、鮮花和掌聲,也會遇到各種挫則和困難。我們堅信,有你我同行,再大的風雨也能走過。

2017,做最好的自己,加油!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樂,吉祥如意,幸福安康!!!

規劃發展部

2017-01-20




轉戰南北的核工業建設者

----河北中核巖土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心中不息的一首歌

■楊燦華

蘑菇云第一次在中國上空升騰,有核工業人的奉獻和驕傲。

萬丈高樓平地起、一橋飛架南北,有核工業人的智慧和汗水。

核燃料開采、核電站建設、核廢物處置,更是離不開核工業人的身影。

河北中核巖土,核工業勘察隊伍的主力軍,半個多世紀的耕耘,在鈾礦冶、工業與民用建筑以及核電建設領域,有奮斗的酸甜苦辣、也有傲人的業績。其發展與變遷就是我國核工業發展史的一個縮影。

經歷了奮斗和拼搏,核工業人共同譜就了一曲動人的歌。

“紅日照亮戈壁荒原,羅布泊托出蘑菇云彩,共和國之劍橫空出世,祖國屹立五洲四海。明月輝映城鎮港灣,華夏核電繽紛璀璨,高科技之光裝扮大地,祖國走向輝煌年代。……”

                                               ----摘自《核工業之歌》

石家莊市世紀公園北部不足百米處有一建筑工地正在緊鑼密鼓地施工,項目是河北中核巖土工程公司新的辦公大樓。新樓建成前,人們仍在與新樓幾米之隔的老樓辦公。

“這已經不是一次變換辦公地點了”。

循著公司的足跡,不難發現這是一個不斷變化中的企業,這個企業地址和公司名稱在變,人們的觀念在變,面向的市場和工作的戰場也在變。

一、裂變

“中國要有自己的原子彈”!偉人毛澤東心中醞釀已久的發展自己的核力量的想法在1955年1月15日正式啟動,領袖的高瞻遠矚就此拉開了中國核工業人第一次創業的序幕。就像核裂變的鏈式反應,河北中核巖土工程公司人的命運就與這條鏈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

造原子彈需要鈾,鈾是核裂變反應的主要材料,我們沒有,怎么辦?找!

具體組織領導全國核工業的設計和發展工作的第二機械工業部,將指揮棒指向鈾礦山和鈾水冶廠建設,1958年開始在湖南組建成立中南礦業公司勘測隊,勘測隊也就是河北中核巖土工程公司的前身

公司大事記顯示,這支隊伍最初幾年一直在增加人員,當人員擴大到700多人的規模后分散部分人到江西、新疆、四川等不同的地質隊。河北中核巖土工程公司這支主力部隊1963年與江西勘察隊合并,合并后的勘察隊設在湖南衡陽,更名為“七○九勘察隊”,1965年下半年,七○九勘察隊由湖南衡陽遷往江西南昌。1969年10月,二機部第一設計院、第三設計院、七○九勘察隊合并為第二機械工業部第四設計研究院,當年12月遷至湖南省衡陽市,七○九勘察隊更名為核工業第四研究設計院勘察大隊。

這些變遷的背后有著太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和情感。公司現任副總工程師湯亞琦繼承父親的事業成為公司第二代勘察人,他說每當有人問起他是哪里人時總是不知該如何向別人介紹,因為父母單位分分合合、駐地幾經搬遷,自己出生在湖南,隨父母在江西讀過小學、在湖南度過了青少年時期,現在又在石家莊安家。“我們單位和我同齡的這拔人是飄泊的、沒有鄉愁概念的一群人”,他如是說。

已經八十多歲,在本單位工作了五十多年的老專家李啟國雖然早已退休,但還會時常來公司辦公室走走、遇年輕人請教技術難題時會不吝賜教給予指導。老人說,“我們上大學那會兒每天都唱《勘探隊員之歌》,那個時期的這首歌和七十年代末一部電影《李四光》讓無數熱血青年選擇了地質勘探這個行業,說起來好像挺浪漫的,其實做起來是很艱苦的。測量進山基本是靠人的兩條腿,鉆機上山大多靠人的雙肩,從一個山頭轉向另一個山頭、從一個礦轉戰到另一個礦,不管是留蘇回國的工程師、剛跨出校門的年輕技術人員還是從地方上招收的工人、從部隊轉業的軍人,沒人喊過苦和累,對待工作都很認真負責”。

談到當初“基本上是每年年初出門、年末才能回家學習和休整”這個話題,有人開起了玩笑,“夫妻搭檔、雙職工家庭就是在這種條件下形成的”。

“是那山谷的風,吹動了我們的紅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們的帳篷。我們有火焰般的熱情,戰勝了一切疲勞和寒冷。背起了我們的行裝,攀上了層層的山峰,我們滿懷無限的希望,為祖國尋找出豐富的礦藏……”。不用多說什么,所有的付出、理想等等在這首《勘探隊員之歌》中都有答案。

1964年10月16日,飛騰的蘑菇云,讓中國揚眉、令世界矚目,更讓為之付出過努力的人們振奮和自豪。

272、279、721、796……,在不知情人的眼里,這些就是幾個數字。在老一輩勘察人員的心中,這些由他們親手勘測過的以數字命名的鈾礦山和鈾水冶廠,將密林深處地下的鈾礦石轉化為寶貴燃料,是蘑菇云的生命之源,更是見證了自己的青春、熱情、智慧和汗水的圣地。

在2008年公司成立五十周年慶典會上,當李啟國老人作為老一輩代表接過公司現任總經理趙在立向其頒發的榮譽證書時,眼中噙滿淚水。心中的感慨大概只有老人自己才分辨得清!

二、轉變

發展經濟的體制改革早在1981年就開始了,勘察隊由以軍為主轉向保軍轉民的服務方向,1984年完全轉為以民為主的自主經營、獨立核算、自負盈虧的經濟體制。幾十年按照上級指定的任務出隊和收隊、不用考慮工資從哪里來的日子沒有了。

那時候上級能做到的也就是頒發勘察大隊一個“甲級勘察單位證書”,批準勘察大隊對外啟用“核工業部第四勘察院”的名稱,算是發給的一個闖市場的通行證。

1987年擔任第三任勘察大隊隊長一職的李忠海一直記著這么一件事。第二天就到了要發工資的日子,因為工資來源沒有著落,經營科長給一個項目業主打電話催要工程款,對方很不客氣地回敬一句“你們就等著吃這一口活命啊”。

“聽了這句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過話雖難聽但真是這樣,勘察隊84年底財務從設計院獨立出來,85年開始往石家莊搬遷,沒有事業費,一點點老本吃完后養家糊口全靠自己在地方上找項目。我們是吃了上頓就急著找下頓,不能讓這支隊伍散了啊。”

一闔一辟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易經·系辭》

正如劉歡的勵志歌曲《從頭再來》唱的那樣,“昨天所有的榮譽已變成遙遠的回憶,我不能隨波浮沉,再苦再難也要堅強。心若在夢就在,只不過是從頭再來。”對于核工業部第四勘察院,此“從頭再來”就是特定時期的第二次創業,“走入市場、走出困境”,為了那些期待眼神。

1986年3月,勘察院召開了首屆職工代表大會,審議通過了以經濟責任制為主的多項管理制度。參與市場競爭、為顧客服務的觀念正在悄然改變傳統的觀念。

沒有地方保護和人脈優勢,他們就憑借與設計單位有過良好合作的便利條件在當地、在大城市搶占市場,憑借過硬的專業技術、老軍工不怕吃苦科學嚴謹的工作作風承攬一般單位不愿意干或干不了的項目。

大城市建設項目多,顧伯勤、蔣宗羽、李忠海等老一輩人是公司上海辦事處(公司)、北京辦事處(公司)、深圳公司創建成立時的第一代經營人。說起當年創業的艱難,身為知識分子的他(她)們感受最深的不是辛苦勞累而是“不得不放下所謂的自尊心求人說好話”,但“能為單位的生存盡一份力也值”。

在外地經營不易,在當地也不例外。

當時的部屬單位承擔的是部里指定的任務,盡管居住生活在地方,但無論行政還是項目方面與地方上基本無交往。要想在地方上承攬項目并立足,就要讓地方父母官、業主見識你的本事。

“高度96米的河北省電力調度樓現在看來不算高和大,但在八十年代初期是屬于河北省第一代高層了,沒有幾家敢承接,因為當時高層建筑物地基勘察、靜力觸探測試技術在河北省還處于起步階段”。該項目勘察負責人之一、現已八十多歲高齡的湯福南老人說起公司辦公樓西北方向距離不足千米已建成二十多年的這幢樓,自豪之情仍溢于言表。

通過這個項目,他們又相繼承擔了省內邢臺、廊坊等城市電力調度樓勘察、地基處理、降水施工等工程。在承擔其他高層建筑的勘察過程中,通過對多種勘察手段的實施以及合理的分析論證,提高了石市地層普遍采用的承載力標準,為用戶節約了投資,也贏得了后續中山大廈、廣安大廈、佳城大廈、中山大廈、東海大廈等30多棟樓高22~33層的高層勘察項目。

“也就是那個時期工程地質勘察逐漸成為單位的主導專業,為單位的穩定打下了一定的經濟基礎……,水文地質勘察及鑿井專業曾經是勘察大隊的最大專業,進入市場之后則逐漸萎縮而且工作艱難得多”。曾擔任過很多年水文隊隊長的李忠海話語中有欣慰也透露著一絲遺憾。

剛搬遷到石家莊不久,給一家化肥生產企業打生活用水井,企業認可他們的技術與質量,但是項目完成了沒錢可付,催要工程款要得急了企業先是表示用水泥抵債,行不通后最終用一輛車抵了工程款。

“這種情況不在少數,轎車、棉被甚至木耳、山藥都曾被當成交換產物。那時候好多企業都很困難。”

在城鎮供水水源地勘察和鑿井已趨于終結的情況下,他們另辟市場,在內蒙為靠天吃飯的農牧民找水兩年,打了十幾眼井,不僅拓寬了公司經營地域,更為解決當地用水困難、滋潤農牧民生活立下了功勞。說起在內蒙的那些事,愛喝酒吃肉的男士喜歡說起每打出一眼水井老百姓殺羊擺酒請客“一些喝著酒的人突然出溜到了地下”、“一段時間后,每個人身上都有一股羊味”那些趣事。剛畢業分配到單位不久的女孩子則說“有時苦悶孤獨得想哭”。李隊長算的卻是一本經濟賬,成本高、收費低廉,其實單位的利潤很有限。

不過那時候有項目做就已經很不錯了。在國家工程建設項目有限的大環境下,僧多粥少是不爭的現實。別的辦法也嘗試過,成立勞動服務公司,建鍍膜玻璃廠……,但最終還是沒能走多遠。這讓當時的決策者認清了一點,與其跟在外面幾個“能人”的屁股后面在陌生的領域折騰,不如干好老本行,拓寬專業領域,將部內的一些零星任務做好。

如今占公司業務量80%以上的“地基與基礎工程施工”專業就是在那個時候誕生的。完成的部內一個中低放射性廢液處置場項目單孔深達605米,鉆探、止水、測試等技術創勘察院之最。

“如果沒有當時的堅守,就沒有今天的中核巖土工程公司”。這是八二年分配到勘察院工作的楊女士在參加2010年河北省國防工辦組織的“敬業愛崗”演講比賽時對于《幸福堅守》的切身體會。

三、蛻變

相較于自然界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人文社會的生活環境更加復雜多變,一次機遇、一次挑戰可能就意味著一次脫胎換骨的劇變。

“普天之下,善于利用時機者始能得到”----[英]艾略特《亞當·比德》

1994年年底是核工業第四勘察院走向核電領域的里程牌。

一份來自系統內的“秦山核電擴建CANDU6主體廠房及群房初步勘察”項目邀請函擺在院長羅義貴、總工陳寶儒的眼前。秦山三期(重水堆)核電站是國家“九五”重點工程,也是中國和加拿大合作的最大貿易項目,時間緊、要求高,四勘院從未做過,接還是不接?

“核電勘察市場是一個新的領域,目前只有極少的指定的幾家在做,現在趕上這樣難得的機會,項目一定要接,再大的困難也要克服”。

班子達成共識后,單位幾乎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被動員起來了,傾其人力、物力、財力、技術全力支持該項目建設。

“那架式就像單位搬遷到了現場辦公”。所有的工作、資源配置都圍繞著工程副總指揮、項目總工李啟國的策劃和實施方案有條不紊地進行。項目如期完成,專家評審意見為“本項成果為我國核電廠場地的工程地質勘察提供了寶貴的經驗,達到了國內先進水平”。

“我國除大亞灣核電建設較早,其次就是秦山核電了。秦山初勘這第一炮打響了,之后幾年又承接了該核電站的詳勘、海堤勘察、廠區邊坡勘察、土石方開挖階段地質編錄等全過程工作,基本涵蓋了項目各階段,不僅獲得了國優勘察獎,而最主要的是積累了不少核電廠勘察經驗,這才是最大的財富。”李老總一席話道出了公司承接第一個核電項目的重要意義之所在。

“國家大力發展核電”的藍圖讓這些經驗很快變成了新的機遇和財富。1997年通過招投標獲得了連云港核電勘察與海域、陸域測量項目,通過此項目為他們隨后全面進軍核電奠定了與設計院及業主進一步合作的基礎。

職工代表大會上,“以市場為導向、效益為中心,以核為本、多元經營”的生產經營之道成為大家的共識。

“哪里準備建核電站,哪里就有我們的項目部”。

秦山項目部、連云港項目部、三門項目部、海陽項目部……----沿海的點,湖北咸陽、湖南岳陽常德、江西彭澤……----內陸的點,幾年的時間他們完成了四十多個在建和擬建核電站建設點的排兵布陣。

八七年分配到本單位、改制后上任的總經理趙在立直言“那幾年雖然很忙但公司日子比較好過,每年核電業務量占到公司的一半以上,直到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發生”。

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無異于一副清醒劑,驚醒了許多人。雞蛋不放在一個藍子里,搞理財的人都這么說,對企業同樣適用。他們沒有因為核電大發展而放棄工民建市場,相反還拓展了坦桑尼亞、巴基斯坦等海外市場,拓展了地災方面的專業領域,繼承并拓寬了全國鈾礦采礦權核查及礦山恢復治理方案評估等專業領域,從而保證了公司隨后幾年整體經營業務的基本穩定。

有序的發展離不開良好的機制。走進市場近二十年了,工程干了不少,但領導和員工都感覺個人收入上不去、單位也沒有多少積累。顯然,身處市場卻還按計劃經濟時代行事是不合拍的。市場上掙的錢很大部分用在了離退休人員養老金及其福利的補差、無專業技能無崗位人員工資上,沉重的包袱限制了公司的發展。

又一次面臨思想觀念的大抉擇。改制,既是國家政策的要求,更是社會發展、企業進步的要求。但要放棄國有身份,國企成為股份制企業,國企的知識分子成為合同制員工,在觀念上不是很容易就能被接受的。

“不過改制時絕大多數技術人員都留下了,這是公司的寶貴財富”,趙總說。

2005年5月,改制后的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河北中核巖土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掛牌。百余人的骨干隊伍,輕裝上陣,能充分調動廣大員工積極性的分配機制和用人機制、延伸核相關上下游鈾礦冶及核廢物處置產業鏈的生產經營新政、以科技求發展的戰略等等,如同隱形的翅膀,帶領他們遨游在國家工程建設的領域。

2008年首次產值過億,以后逐年增加,公司的積累和員工的收入也有了顯著的提高。改制后完成的工程中五十多項獲國家、部級、省級科技進步獎和優質工程獎。參與編制和審核了3項行業、省及國家標準,編寫了1項國家標準。榮獲由中國勘察設計協會授予的“優秀勘察設計企業”、“全國工程勘察與巖土行業誠信單位”、“中國勘察設計行業創優型企業”等稱號,為河北省“百家專業優勢建筑企業”。

四、應變

“明月輝映城鎮港灣,華夏核電繽紛璀璨……”,上下班時間,中核巖土工程公司的辦公樓樓道內喇叭中都傳出《核工業之歌》的旋律,這是來自公司大股東核四院的定點播放。核電建設是核工業的再一次創業,而且取得了輝煌的業績,和蘑菇云一同被銘記當之無愧。

有人說,這個世界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

通過三十年的發展,國家核電建設格局在改變,競爭不可避免地在各層面展開。未來國家還要大力發展核電,當一個企業的傳統優勢不再,如何繼續做下去?

“現代管理最主要的任務是應付變化” ——卡斯特

美國鋼鐵大王安德魯.卡內基說過:“將我的工廠、設備、市場、資金全部奪去,但只要保留我的組織人員,四年以后,我將仍是一個鋼鐵大王。”顯然,此語道出的是人的重要。未來誰能留住人才、并能充分發揮其作用,誰就獲得了制勝的法寶。

在核電發展前十年,能為顧客提供合格的產品、競爭對手有限且產品不能輕易模仿,這些當年可以稱之為核心競爭力,現在已無任何優勢。民用市場的競爭則沒有停止的時候。

班子成員心里都明白,抓住了人、抓住了業務,就是抓住了企業發展的根本。

核電項目要搞差異化競爭、做大的同時“做深做廣”才能有更好的發展。做大----市場進一步擴大做強,做廣----擴展專業領域對核電建設提供全過程全方位的巖土工程服務,做深----專業技術水平達到國際國內先進水平、滿足設計院的特殊要求。其他領域則要在延伸產業鏈、專業領域擴展方面努力。

這些需要的是體制的創新、科技的創新。創新是應對內外部環境變化的不二選擇!

“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不沉溺于過去的成績,對未來有清醒的認識,緊跟時代的步伐。雖然任重道遠,但檔不住中核巖土人邁向“百年企業”的步伐!

熟悉的旋律再次響起,我們有理由相信,歷經風雨57年、與中國核工業建設事業息息相關的中核巖土,一定會再創佳績、高歌猛進!



河南幸运武林彩票网 360游戏怎么赚钱软件下载 投入10元赚钱信吗 网络棋牌赚钱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彩乐乐 辉煌棋牌合法么 秒速飞艇怎么玩 赚钱网游2016 天津11选5任选基本走势 浙江风采排列五走势图 自建房最赚钱的方式 金博棋牌官网最新版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 海南飞鱼游戏历史开奖记录 卡牌养成类手游排行榜 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11选5彩票组三软件